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日报  >  井冈山
湖边记忆
http://www.jxnews.com.cn    2019-07-26 08:29  来源:江西日报
【字体:  】 【进入论坛】 

    □ 宋冰霞

    “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烧炭的,仔细一看,原来是血防站的!”这是20年前我第一次下乡检查血吸虫病的路上,同行的老血防人吴医生的调侃。

    当时,我们一行五人,五辆自行车飞奔在乡间的泥土路上,大伙儿一点没有“要饭”的愁苦,反倒让我想起电影里游击队员们为保护群众,骑车飞奔在乡间的潇洒身影,内心兴奋而激动。检验师大毛说:“潇洒?有你哭的时候,等下几场雨,你走走那些田塍小路,或连续出几天太阳看看,不晒得你墨黑脱皮才怪……”刚参加工作的我不以为然。

    血防,全称血吸虫病防治。血吸虫,不是在体外吸血的蚂蟥,而是隐身在水里的尾蚴(血吸虫幼虫)。哪怕人的皮肤只接触了一滴含有尾蚴的疫水,十秒,它就会进入到人的体内。这样的“敌人”,是最可怕的。

    血吸虫喜欢潜伏在人体的门静脉系统,侵害人的肝脏、肠道、肺部等部位,一次大量感染血吸虫尾蚴可急性发病,潜伏期为30至60天,主要症状为发热,伴肝部隐痛、腹泻、纳差、咳嗽等。小量感染者或未及时彻底治愈者可致慢性发病,迁延数十年,最后发展成晚期血吸虫病,表现为腹水、巨脾、侏儒等。所以,及早诊断,彻底治疗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有特效药吡喹酮,绝大部分患者可治愈。

    经过血防人几十年的不懈努力,鄱阳湖地区的血吸虫已得到控制,大多数历史疫区已经完全阻断,消灭了血吸虫。

    血防人,是血吸虫病的防治者。上世纪,血防人是湖区村庄的常客,在重疫区,血防人一年要上户服务好几次。他们虽然大多是学医出身,但常年在湖区奔波,早已不像医院里文质彬彬的医生了。

    在旧社会,血吸虫病就像“瘟神”一样,潜伏徘徊在鄱阳湖水域,随时准备袭击在那儿讨生活的人们。而新中国成立后,血防人就如一群追杀“瘟神”的勇士,不倦地奔波在鄱阳湖沿岸的村庄、草洲。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余干县枫港乡一座上百户的乐姓村庄,曾经因为感染血吸虫病几乎全村覆没。难以想象当时笼罩在那里的恐怖氛围,不管男女老少,整村人几乎都变得骨瘦如柴、腹大如斗、面如黄土。我到过那个村庄做检测,提及当年的情景,村民们仍心有余悸。血吸虫被称为“瘟神”是名副其实的。

    那时我们禾丰血防组共五名专职血防人,管辖着四个乡的血防任务,纵横跨度有几十里,面积约300平方公里。那段时间,我们走过各种难走的路,睡过各式各样的床。

    奔赴在查治病的路途上,作为唯一的女性,大部分时间我只需负责自己的东西,同行的四位男同事都是骑着载重自行车,带着笨重的设备:两台检验机、一台离心机、一箱试剂、一包资料、一袋药品等等。由于每次都要在村里住一个星期以上,所以还要带雨衣、雨靴、草帽、脸盆等生活必须品。

    那时候,基本是泥泞的土路,坑坑洼洼,自行车骑着骑着就不得不下车推行,因为不敢摔跤,若是摔坏了仪器和试剂,那就白跑了。冒雨前进的时候,更是狼狈不堪,这副模样到达目标村落,可不是像讨饭的吗?何况以前的老血防人是靠手提、肩挑、脚走,其实比讨饭的也许还要多一份疲累。

    那时的乡村,一般人家都没有空闲的床供客人住宿,偶尔来的客人都是和主人“挤一挤”。下乡的那些日子,我被分派到各个村庄各种年龄段的女人的床上,爱干净的,不爱干净的;年龄大的,年龄小的。那时正值妙龄的我,竟从未挑剔过,头一靠着枕头就呼呼奔周公府去了,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记得一次,老乡家床上除了奶奶还有三个幼童,本来就有尿骚味的床被,清晨竟然又被尿湿了一角,可我竟然睡得无比香甜。

    现在好了,村村通路,血防下乡有了汽车,村民的生活也富裕了,每家都有专门的客房。

    生活的艰苦都是可以克服的,但有一项工作却真是普通人无法忍受,多年后想起来我还会吃不下饭,那就是:大便孵化。这是当时确诊血吸虫病的最佳方法。每到一个村庄,我们一般都会选一处废弃的屋子,提前通知村民,第二天早晨把大便送到指定位置,然后我们就蹲在上百堆大便中间,小心谨慎地把每一堆登记,再取鸡蛋大小的量,装入孵化瓶,仔细地与孵化水搅匀孵化……

    平时,我们做血吸虫病检验,大部分做的是间接红细胞凝集试验,只要从被检验者的指端或耳垂采集几滴血就可以,但是,那时候的农民大多没文化,总有人误解我们采血去卖,我们耐心解释,可有时还是像秀才遇到兵,说不清啊!不过,大部分老乡还是信任尊重我们的。

    那时候虽然累,我们却从没畏惧或者抱怨,甚至有时候还很享受村里的自然风光,看见一树桃花或一池荷塘,都会非常兴奋。至今,我还记得在禾山乡的一条大港里游泳的情景。那天下午,难得组长没有要求我们趁着傍晚人多,去农户家里走访采血,于是我就和小李医生随着一帮孩子,痛痛快快地游了一次泳。

    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禾丰组管辖的片区消灭了血吸虫,禾丰组撤销了,我也调到县城血防站工作。虽然离开了血防一线,但我还是喜欢去血防科“探班”。

    血防科的同事养了许多小白鼠,一个大房间里,摆着几大排笼子,上百只小白鼠在里面乱窜,一开门,那独属于白鼠的臭味像海风一样,狂扑而来。血防科的同事不但不能避开,还必须“扑向”这气味,在里面一关就是一整天,有条不紊地监测着他们的实验结果。

    查灭螺更苦,这项工作一般由男同志担任,他们食宿都在鄱阳湖的草洲上,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大热天,穿着齐腰的橡胶靴裤,又憋又闷,里面像蒸笼一样。一排十来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在鄱阳湖的草里,一步一蹲,朝圣一样在鄱阳湖水域地毯式搜索着那米粒大小的钉螺(血吸虫的中间宿主),然后再撒上灭螺粉。灭螺粉有毒,若碰上风向不好,即使戴帽蒙脸,全身裹住,都有中毒的危险……

    现在,鄱阳湖周边地区已经实现完全阻断血吸虫,鄱阳湖沿岸也越来越安全了。近年的枯水季,鄱阳湖都会晒出她深藏于湖底的嫁衣——蓼子花,远远望去,就像是天边的云霞,美到让人痴醉!在这无边的花海里,我总会想到我的战友们,那些奔波在村庄小路上的身影;那些蹲在大便中做孵化的身影;那些守在白鼠屋里做监测的身影;那些候鸟一样每年栖息于草洲上的身影……因为他们,才有了这花好月圆。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大江专题
  • - 【专题】用生命铸就初心和警魂——...
  • - 【专题】抗洪救灾 江西众志成城——...
  • - 【专题】牢记嘱托开启新征程 感恩...
  • - 【专题】传承五四精神 争做新时代好...
  • - 【专题】埃塞俄比亚航空一客机坠毁
  • - 【专题】韩国密阳市一医院发生火灾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