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日报  >  C2版
湖鸟相依
http://www.jxnews.com.cn    2020-03-19 23:09  来源:江西日报
【字体:  】 【进入论坛】 

    洪忠佩

    是风,还是鸟鸣,拨动了草木的琴弦,让鄱阳湖漾起微澜呢?

    尽管,水天一线,渔船在湖面上悠悠地泊着,成群的鹭鸟、斑嘴鸭,以及水鸽子围绕着渔船在翱翔鸣叫,而在我听来,那风声与鸟鸣都似是鄱阳湖的呓语。

    每次行走在鄱阳湖盆地,我都在搜寻鄱阳湖的两重景象,像湖水的夏涨冬枯,候鸟的冬来春去。两重,好比维度,意味着有更多的景象呈现——跌宕、变幻,云彩与湖光一起交织叠化,那种轻盈,以及浩渺,似乎都在随着鄱阳湖的湖风在转换。那种千变万化的绚丽,美得别开生面,触及人心。冬去春来,云诡波谲,鄱阳湖时光的消散好比是湖水的涨落,有些在遁迹,有些却在显现。候鸟是什么时候开始恋上鄱阳湖,留鸟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在鄱阳湖安居的,我已经很难去考量到某一个具体的年月了,而获知鄱阳湖的候鸟真正受到关注与保护,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事了。后来,鄱阳湖候鸟保护区的保护等级一步步提高,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鸿雁种群越冬地、中国最大的小天鹅种群越冬地。

    这一切,就像鄱阳湖的湖岸线,漫长而丰饶。

    水,无疑是鄱阳湖的重要元素。无论是以鄱阳湖湖水而衍生的鱼与草,还是人和事,经年飘逸散发着湖区的烟火气息。比如,食客们餐桌上青睐的藜蒿,鄱阳人却谓之“鄱阳湖的草”。是鄱阳人在贬低藜蒿吗?那倒未必。“正月藜,二月蒿。”藜蒿在湖岸一丛丛生,一片片长,青的,绿的,到处都是。或许,是藜蒿长得太多的缘故吧。再说了,鄱阳湖丰富的鱼类资源,那都是当地渔民过往日子的铺垫与滋养。

    路上的人和事,遇见即是缘分。

    彼时,我邂逅了双港镇长山村“保护候鸟骑行队”。他们两人一组,每天骑行20公里义务宣传保护候鸟。到了长山村才知道,鄱阳湖因鄱阳山得名,而《鄱阳县志》上说,“鄱阳山即今县西北湖中的长山”。长山村的杨兰喜,既是村党支部书记,又是“保护候鸟骑行队”的队长,而队员却是村里的10位渔民。自行车,雨衣,手电筒,是他们出行的装备……不可否认,在观鸟现场,人的视线是有极限的,真正要看清鸟的日常生活细节,还要借助高倍的望远镜。往往,人的视野也有矛盾的时候,比如湖区有了太多的候鸟,成千上万,白乎乎的,铺天盖地,一群落下,一群又飞起,似乎空旷感在缩水,看着,看着,又好像湖区的空旷感在放大。是的,无限地放大。像“鸟鸣山更幽”的感觉一样,湖区与天空有了候鸟的飞翔,会越来越无边、高远。何况,还有一如天空浩瀚的湖水。

    事实上,我在长山第一眼看到鄱阳湖的候鸟是屏住呼吸的,然后是惊讶、激动,已经分不清哪是天空哪是湖面了,满眼都是飞舞欢叫的候鸟。而后,是眼睛潮了,模糊一片。我想,其他人看到湖区壮观的候鸟,是否都会像我一样的感受呢?

    那个冬日,我在长山听到鄱阳湖候鸟的叫声,特别暖心。

    后来,我在“柏堑渔村”认识了从小在湖区长大的王来发,他救助天鹅与义务护鸟的事迹走进了我的内心。很难想象,王来发“柏堑渔村”所在的地点,原来是柏堑人家居住的地方。相对于“渡口里”的土名,我还是觉得原先“虎仕湖”的名字大气。从路程上看,虎仕湖距蒋家村龙吼山7公里左右,离长山村也就13公里的样子,转来转去,都在双港镇的区域内。然而,丰水期,湖面开阔,那注入鄱阳湖的南湖、西湖,还有内湖,我是很难分得清的。而这些湖的水,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与注入鄱阳湖的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汇合的呢?我无从找到答案,却只看到双港尧山至白沙洲车门之间,有一道近百里的长堤坝——珠湖联圩,切断了鄱阳湖湖水。联圩,即堤坝,坝面很宽,可以当公路行驶汽车。王来发告诉我,珠湖联圩是上世纪70年代鄱阳为解决沿湖水患、举全县之力修筑的。

    柏堑,在双港镇乐兴村一隅,是王来发的家乡。2000年冬的一天早上,王来发收网回家时在湖边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天鹅。看到天鹅奄奄一息的样子,王来发心里愈发着急。思来想去,他打电话找到了时任鄱阳县公安局的汪国桢副局长。遵照他的意见,王来发立即把天鹅送到了鄱阳县林业局。不承想,当时鄱阳县还没有候鸟救助站。后来,王来发又辗转把天鹅送去了都昌候鸟医院。县电视台跟踪采访,王来发救助天鹅的事不胫而走……差不多20年了,王来发说起当年救助天鹅的事还是历历在目。那天,王来发马不停蹄地跑来跑去,容不得他去多想,毕竟,抱在手里的是一只天鹅的命啊!

    生活在湖边的人与候鸟总有些牵扯不断的情缘:2017年11月初,王来发组织村民去毛粗湾疏通河道,看到两只斑嘴鸭撞到了渔民的渔网上,他立即上前拆网解网,然后,喂饱,放生;2018年端午节的前一天,许多渔民把捕鱼捕虾的地笼晒在虎仕湖边上,王来发发现几只俗称“红脚板”的野鸭仔钻了进去。他逐一打开地笼,小心翼翼地把野鸭仔一只一只掏出来。望着野鸭仔扑棱棱地飞走,王来发松了一口气。

    柏堑渔村呢,属于珠湖联圩的外围,靠近鄱阳湖核心区观鸟点——无念岛。渔村是王来发与妻子为来往观鸟的游客提供服务的农家乐。在他看来,万物有灵,人们能够被一个大湖吸引,不顾路途遥远,跑到鄱阳湖来看草滩与候鸟,说明他们心中都是有爱的。只有爱鸟的人,才会来观鸟。无疑,一个个观鸟的人,都是热爱自然与爱护鸟类的人。作为一名基层的义务护鸟人,王来发从心里喜欢与爱鸟的人打交道。我和他讨论更多的是小天鹅、豆雁、灰鹤、东方白鹳等候鸟在一年之中什么时候出场,什么时候退场,还有留下什么鸟在鄱阳湖安家。

    说实在的,我一踏上珠湖联圩,就莫名地喜欢上了联圩的弧度,以及依偎着联圩的坡的弧度,还有湖的弧度。似乎,那弧度正好适合湖水的荡涤,适合水鸟的翻转、滑翔。若是候鸟的每一次迁徙,都是生命的远征,那么鄱阳湖无疑是湖鸟相依的一方秘境——在这方秘境里,还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伫立在联圩之上,一面铺展着田野村庄的生发与祥和,一面展现的是鄱阳湖碧水连天的景象。逆着光,远处湖面上的渔船就像一叶扁舟,而飞翔的鹭鸟、鸥鸟呢,好比是一个个闪动的点,慢慢地飘移着,最后融入了天空与湖水,融入了村庄与田园。

    暮色起了,湖面上还泛着粼粼波光,好像许多鱼在游弋。晚风吹过,倦鸟的鸣叫一声比一声远,它们也开始归巢了。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大江专题
  • - 【专题】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
  • - 【专题】足不出户 在家也能看江西
  • - 【专题】庆祝澳门回归20周年
  • - 【专题】“作示范、勇争先”——201...
  • - 【专题】关注英国集装箱谜案
  • - 【专题】埃塞俄比亚航空一客机坠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