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日报  >  C2版
野花的筵席
http://www.jxnews.com.cn    2020-03-19 23:10  来源:江西日报
【字体:  】 【进入论坛】 

    甘雪芳

    一

    “这会儿变成拇指姑娘也嫌巨大咯。”我连晃脑袋。

    事情要从一朵叫阿拉伯婆婆纳的小花说起。

    疫情期间自我封闭数日,复工那天傍晚,我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到菜园去摘菜。刚下完雨,空气湿润而清新,白鹭翩飞,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小虫藏于深草中吟唱。那声音孜孜不倦的,让人进入一种安静而平和的语境。摘完菜,才注意到身旁参差丛生的看麦娘。菜地多日无人打理,已长满杂草。

    看麦娘是儿时就识的草。只记得稻子生长时它也跟着密织于水田,等秋收后满地苍茬,它依然矗立其间随风舞蹈,仿佛是稻田生态中不可剔除的一部分。拿起手机想将之拍下,来回寻找合适的主体和角度,走到篱笆门边,却劈面遇见一片繁密的阿拉伯婆婆纳。

    一开始入镜的只是其中一朵,待镜头移动,才发现一小簇一小簇绵延成片。低下头,只见一片片蓝紫色的脆薄花瓣,瓣缘绘有整齐的竖线条纹,似一双双睫毛。风吹过,如大地上扑闪着蓝色眼睛,又如蓝色的流水筵席在绿草中蜿蜒。为何我刚进门时竟没发现它们?它们那样小,似乎又有意用这种“小”在示威和命令,令人放下身段,俯首帖耳。

    是的,再俯下一点,我目不转睛,几乎要屏住呼吸。工笔画的纹理,油画的色彩,裙裾般的构造,小花将脸庞朝我完完全全张开。空气变得更为静谧。此刻,很难不让人想到万物有灵。

    这个傍晚,我和菜地里27种野花一一打过了招呼。回家倒床欲睡时,闭上眼睛,星星点点竟全是米粒大的花儿。

    二

    “阿拉伯婆婆纳细小的种子混入人们鞋底的泥土,躲进航运货箱的缝隙,随着人类的活动而漂流过海,迅速散布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用识花软件看详情,惊异于它粘在鞋底漂流四方、落地生根的生命力。似乎所有的野花开放都是如此随意和偶然,一只小鸟衔着它的时候不经意掉落;一阵清风吹过,籽粒敲打进泥土。并不需要目光垂怜或在意,亦无须播种、施肥、打药、培育。有土壤就行,扛旱,耐寒,经受风雨雷电侵扰,它们亭亭于纷杂的荆棘丛中展露笑颜。农人自田间归家,在一丛嫣红上蹭掉鞋上的泥土;刚忙活完的老牛匐于青草上饕餮,齿缝间隐现几点粉紫,亦没有人会放在心上。

    野花,就这样生长着,在稻田、阡陌、菜园、水岸、山坡、竹篱,也延伸到石阶、砖缝、院落、屋檐,一些无人居住的破败老屋,乃至边陲沙漠和南极冰雪。似乎有了它们,土地就不会呈现彻底的衰落与荒芜。野花离离,守着我们无从知晓的秘密。

    有一段时间痴迷于插花,从花店买来一篮篮的清丽斑斓,却每次总是惘然。当你把花枝剪下的时候,接下来的日子只能目睹它一日日地枯萎。越是娇艳的花朵,枯萎时越是令人不忍直视,晦暗,蜷缩,乃至发霉、长毛,最后只能弃之如敝帚。末了才发现旁衬的那点点野花还生机盎然。

    或许因为它小,所需的水分和营养不多;

    或许因为它足够小,不需要承载那么大的欣喜或哀愁,却恰好能与你的心尖产生一缕轻微的共振。

    三

    每一朵野花亦有它的花语,替人们说出情绪。

    阿拉伯婆婆纳的花语是“思念”。传说中的故事,早前一位叫“阿拉”的老头躺在草地上想念自己的老伴“婆婆”,他躺过的那片草地,就被人们叫做阿拉伯婆婆纳。

    绞股蓝的花语是“福音”,莲子草的花语是“没心没肺”,蓟的花语是“默默的爱”,粉蔷薇的花语是“誓言”……原来每一种思绪和心愿,早已具化成一枝微型花朵的样子。

    令人嫉妒的是蜜蜂,日日倾听着花儿的细语,满肚子的甜蜜馨香。面对一朵野花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硕大无朋,连变成拇指姑娘也显得庞然了。幻想着化作一只羽翅轻薄的小飞虫,甲壳虫或金龟子;光影明艳照在身上如琉璃灯泡,一丛丛野花霎时化作魔幻的参天森林。

    想起儿时用小花串首饰。先找一枝沿中间掐断,在茎秆中扎一个小洞,用另外一枝的茎秆从中穿过,以此类推,将花朵一小节一小节串联起来,挂在脖子上做项链,或戴于头顶做花环。每个女孩内心都住着一位小公主,没错的,这样的游戏,令人乐此不疲。

    自古女子爱浪漫,怎样才算浪漫呢?有人郑重地捧出一篮柔嫩娇丽,也有人将她带向一片月光下的郊野。近来听说的是,有痴人上山挖盆景,将自己的心愿寄托在一枝紫花地丁中,待它繁茂之日,赠予佳人。

    四

    人类与野花的有意识连接,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

    牛首人身的炎帝神农为解黎民疾病之苦,孤身钻进深山老林,遍尝百草。后世托其名所作的《神农本草经》,亦是中医药理的渊薮。“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千百年来,崇山峻岭之中,总陆陆续续有人肩背竹筐,手持小锹,遁入云雾中,与野花之精灵亲近,度过一段艰苦却洁净的时光。

    造物主有他的用意,从不遗漏每一处微不足道。有些野花生来具备药性,用于养生或治疗病症;有些则在荒年被当作野菜煮食,喂饱了祖辈父辈的辘辘饥肠。而今,追求生活品质的人们,越来越往来路追溯,盘餐烹野花,或摘其烘干泡清茶,别有一番野趣;更有爱美人士将其制作成精油或蒸馏香水,恨不能里里外外溢着一份大自然的清芬。

    没有谁是白白来到这人间的啊,野花和虫鸣一样,以其弱小之躯,奋力发出自己的光亮和呼喊。这让我想到人潮人海中粗布素衣的普通人,他们是成万上亿的分母中的一个,却以野花的品质,不怨不执,秉承天性,坦荡荡地,活成了独一无二的那一个分子。

    不是谁都能活成雍容华贵的牡丹,或灼灼其华的桃杏,“大多数”和“不起眼”是常态,却并不意味着卑微。正如没有野花的大地,像失去了呼吸和张力。此刻,身处疫情中的我们,不正是这一朵朵、一簇簇的野花吗?我们不能冲上前线,同样可以从容地发出力所能及的光热,虽然微弱,但彼此呼应,汇成粼粼的花海。

    春天的脚步会如期而至啊,已是万物生发的三月。先干了一杯野花的琼浆,至于那些隐忍的,静默的,炽热的,且留给虫鸣去说吧。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大江专题
  • - 【专题】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
  • - 【专题】足不出户 在家也能看江西
  • - 【专题】庆祝澳门回归20周年
  • - 【专题】“作示范、勇争先”——201...
  • - 【专题】关注英国集装箱谜案
  • - 【专题】埃塞俄比亚航空一客机坠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