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西日报  >  C3版
中华文明的探源之旅
//www.jxnews.com.cn    2021-06-04 04:46  来源:江西日报
【字体:  】 【进入论坛】 

  《河洛古国:原初中国的文明图景》是“中华文脉:从中原到中国”丛书首册。本书通过对“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双槐树遗址考古领队等学者学术生涯的回溯及其发掘双槐树遗址的全过程,全面展现了双槐树遗址的发现过程、建筑结构及历史意义等。全书引用大量翔实的考古材料,多层次、立体化展现“河洛古国”出现的文化坐标,以抽丝剥茧的方式将冗长繁杂的考古史料简化精炼,生动地解读了双槐树遗址城池、建筑、墓葬、牙雕蚕、北斗九星文化遗迹、祭祀遗迹等重要发现。—— 编者

  □ 花小楼

  吸引我阅读本书的正是封面上的“河洛古国”四个大字,让人忍不住联想起盗墓题材里提到的“精绝古城”,总觉得在上古时期的河洛古国也有不少值得深挖的史料故事。

  果不其然,在文化学者齐岸青的《河洛古国:原初中国的文明图景》一书里,通过对“夏商周断代工程”多位首席科学家、“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多位首席专家学术生涯的回溯为线索,系统记录了2020年重大考古发现之一——双槐树遗址的发掘过程,全面展现了双槐树遗址的建筑结构、墓葬及牙雕蚕、北斗九星文化遗迹、祭祀遗迹等重要发现,并引用大量翔实的考古材料,多层次、立体化地展现了“河洛古国”的文化坐标及历史意义,勾勒了5300年前中华文明的原初样貌,书写了黄帝时代的灿烂历史。

  司马迁曾有言,“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间”。

  几十年来,有关夏商周的重要考古发现,足以证明夏商周三代与河洛之间的密切关系。只可惜文献记载中并没有确切的纪年,以至于我们讲述历史,都只能追溯到西周共和元年,再往上就存在分歧,或是有王无年,出现“五千年文明,三千年历史”的尴尬现象。

  甚至有外国学者认为,我们所谓的夏朝,不过是商人臆想出来的历史传说。即便有甲骨文的出土得以证明商代的存在,但时至今日也不乏有人依然会认为商代也不过是传说中的时代。

  2020年5月7日,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顾万发在发布会上,公布了双槐树古国时代都邑遗址阶段性重大考古成果,实证了河洛地区在距今5300年前后这一中华文明起源的黄金阶段的代表性和影响力,表明了以双槐树遗址为中心的仰韶文化中晚期文明,是黄河文化之根、华夏文明之魂。

  双槐树遗址位于黄河南岸高台地上、伊洛汇流入黄河处的河南省巩义市河洛镇。近几年随着多位知名考古学家实地考察和研讨论证,确认为距今5300年前后古国时代的一处都邑遗址,因其位于河洛中心区域,而建议命名为“河洛古国”。

  《周易》中有云:“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具体来说是关于伏羲爷的一段故事。相传,伏羲爷曾在清浊分明的河洛交汇处,观天象演八卦,绘制了“河图洛书”,还教会了村民结网捕鱼、狩猎养兽,慢慢地,人群聚居,筑造起最初的城邦——五帝邦国、三代都邑……

  正是这片区域诞生的神秘“河图洛书”,创造了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王湾三期文化、新砦期文化和二里头文化——这几种文化在考古学上先后叠压,在文化内涵上一脉相承,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发祥地和聚集地,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圣地。

  考古界泰斗苏秉琦先生曾提出中国古代文明的三个阶段:古国、方国、帝国。在他的特别论证中,古国是高于部落的、相对独立的政治实体。

  在文明进程的阶段划分上,李伯谦和中国大多数考古学家一样,在对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乃至早期铁器时代的研究基础上,基本认同了中华文明和国家的起源、形成和发展的阶段,是苏秉琦先生提出的“古国-方国(王国)-帝国”三大阶段。而古国阶段大体处在公元前3500年到公元前2500年,是社会复杂化发展的必然结果。

  李伯谦等考古学家在巩义双槐树遗址的考古发现,则是从考古实践的角度,以双槐树遗址为范例来提炼古国的理论标准。

  随着《河洛古国:原初中国的文明图景》对双槐树遗址考古的深度解读,河洛古国的真相也将一点一点被揭开。古国兴衰的印记不仅记载了一个国家和民族成长、发展的历史,还让今天的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黄帝时代的存在。

  难能可贵的是本书的记录方式,不同于那些晦涩难懂且略显枯燥的考古记录报告,《河洛古国:原初中国的文明图景》的文字是极为优美,极富文学性,且通俗易懂。而本书重点围绕着“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双槐树遗址发掘的三位重要引领者——李伯谦、王巍、顾万发,讲述了他们的考古人生,由此而带给我们的感动与启发更是不在话下。

  诚如本书作者所言:一条河,打开了一部史书;一座山,解开了远古的密码;一块区域,刻下道道文明的痕迹,留下层层文化的年轮,等待我们去阅读、破解与触摸。

  做考古人的记录者

  □ 齐岸青

  很难把此书归类,它不是学术论文,也不是考古报告,更不是小说,最初我给它定的副标题是“关于双槐树遗址的文学报告”,可能算是一种解释。考古学中的古国时代,也就是传说中的黄帝时代,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文字记载,以前我们可以在神话传说里对它膜拜,也可以去典籍里对它探讨质疑。但当你真要去实证它,对这个时代进行科学的描述,就会知道脑袋里的知识多么芜杂,很多时候不知道起点在哪里,又要走到哪里。

  写作有关考古的文字,需要有很大的耐心,因为考古的过程很漫长,殷墟挖了90多年,许多东西还要等待时间去呈现完整的真相。“夏商周断代工程”集全国各学科之精英,迄今已25个年头,繁本还没有出来。二里头遗址从徐旭生先生1959年发现,至今已经经历过赵芝荃、郑光、许宏、赵海涛四任考古队长,但关于夏的存在和分期还是热点争议话题。双槐树遗址的发掘还不到8年,我们要有耐心等待时间把它和我们都熬成老汤。

  河洛古国是一个我们以往陌生的历史概念,要触摸它的温热,走进它的时光隧道,你就要了解古国、王国、帝国的时代分期,认识“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还要了解考古文化中的仰韶文化,再拿它和传说中的黄帝参照;你要去另眼相看黄河、河洛,还要了解考古学中的地层学、文明判断的标准、文化因素分析法和文明发展模式等。这些常识尽管专著里都有,但要简单拿出来宣讲多半枯燥,而不按照它讲,又会有更多荒诞。写这本书时,我忍痛割爱了许多参与者,把“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夏商周断代程”、双槐树遗址发掘的3个重要引领者——李伯谦、王巍、顾万发作为书中的人物,再加上一个既虚拟又典型的双槐树村的村民,通过他们的人生来讲双槐树遗址的故事,也就是原初中国的文明图景。前面5个章节主要是掉书袋子,解读大背景;后面6个章节,把双槐树遗址中的重要发现分门别类地去讲述,并在大中原的地域概念里,把它和仰韶文化时期里其他遗址进行比较。我之所以这样写,权且是给黄土胚胎上抹点清亮的釉色,好看些。如此,读者读到的文字可能会相对通俗,若有时间,拿它躺在床上慢慢看,也许会容易清晰了解;没耐性,拿到洗手间里,拆开碎片化地翻看,也能知道一点儿究竟。希望这个琢磨对你的阅读有所帮助,也给我以后的创作带来点自信。

  双槐树遗址的发现算是考古圈子里石破天惊的事情,在学界,它对于中国文明进程的意义和价值会随着时间显得愈来愈清晰。但对于我们圈外人来讲,河洛古国的发现,对我们以往耳熟能详的传说故事的实证,其意味会更加深长。我们有了双槐树遗址的实证,就可以抵达中国历史的古国文明源头,从这座黄帝都邑回身转望,也为我们迎接夏商的王国时代指明了路径。双槐树遗址的出现,让我们重新思考了许多中国文明起源的重大问题。在写这本书时,我和李伯谦先生有过很多次交谈,他在对苏秉琦先生考古学说进行研读时,也在梳理完善自己的学术思想,提出河洛古国不仅是对双槐树遗址的称谓,也是对原初中国的定位斟酌。他的思考与严文明先生对双槐树遗址的感怀诗篇,是考古学界两位德高望重的学者不谋而合的意见,他们确认双槐树地区是黄帝都邑,表明了中国考古学家对黄帝时代不再是传说历史的鲜明态度。

  生活让我有幸和许多考古人成为朋友和同事,他们或简单率真或认真执拗的性情与我十分契合,成为我个人职业生涯里最愉快的记忆。2021年是中国现代考古100年,百年以来考古人用自己坚韧而严谨的治学态度,探寻了人类的本色、起源、真相,使遥远模糊甚至是消失的历史,又成为我们生活中鲜活的存在。这些记录和实证中国历史的人,很少有人去记录他们,考古人鲜为人知。尽管今天邹衡先生和安金槐先生、韩维周先生的铜像在商城遗址默默矗立,永远注视着这个他们热爱过的古都城市,但回想起来,还是有着许多遗憾。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便有了这样的想法:我这一生不可能是一个考古人了,那就努力做一个考古人的记录者吧。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大江网(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大江专题
  • - 【专题】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西两周年
  • - 【专题】百年辉煌红土地 感恩奋进谱...
  • - 【专题】全国百家重点网络媒体记者...
  • - 【专题】激发数据要素新动能 开启数...
  • - 【专题】2020美国总统大选
  • - 【专题】关注英国集装箱谜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