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西日报  >  C2版
老李的心愿
www.jxnews.com.cn    2022-09-16 05:30  来源:江西日报
【字体:  】 【进入论坛】 

  □ 罗张琴

鄱阳湖航拍视角下的“生命之树” 熊军摄

  壬寅夏秋,江西大旱,浩浩汤汤的鄱阳湖急剧萎缩成浑黄细流,航拍视角下的“生命之树”,失了树的葱郁、水的澄蓝,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生命力,看上去很像是病人手背上的毛细血管。

  三面环水、一面环山的都昌县,拥有鄱阳湖三分之一的水域,南联五河水,北通长江,可以说都昌人的日子是长在湖上的。如今,鄱阳湖水失得厉害,他们日子该怎么过,会怎么过?

  詹柏山,“世袭”的渔民。十年禁渔,他洗了脚,却没上岸,成了都昌县护渔队队长。往年,他每天雷打不动地在早上8点离家上船,和队友们一起,从不同航道深入大湖腹地,关切着他冥冥之中或者说命中注定就该关切的各种鱼和江豚。今年,他身份没变,只是起床的时间越来越早了,为什么早?当然是因为鄱阳湖的水越来越少,“码头”越退越远;与此同时,他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为什么晚?因为水退得又猛又快,多年沉积水底的垃圾在干涸的湖床上显露无遗,他得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将它们一一收拾干净。

  事实上,在湖床显露的不只是垃圾,还有许多鱼的尸体。这些尸体被毒辣的太阳烤得干脆干脆的,风一吹,颤颤地发抖,风再一吹,就呜呜地哭泣。他仿佛听到湖心深处江豚发出了绵羊叫声般的哭声。那一双双永远闭不上的鱼的眼睛啊,仿佛时间的黑洞,装满难以排遣的忧伤,詹柏山每看一眼,心就跟着哆嗦,这哆嗦牵动他的嘴角、鼻子、眼眶,还有双手双脚,总让他难受到想把自己缩成一团。

  水,快要被持续发着高烧、发着疯的旱魔吸光了;鱼,逃得快的能随水退进长江,动作慢的只有死,被渴死或被水的高温活活闷死;可怜的江豚,以鱼为食的江豚,被上帝施了笑刑的江豚,再不下雨,它们的死活怕是要成为一个悬念,可是,它们却永远无法表达悲伤,只能顶着上天安排给它们的微笑表情,接受命运不可知的残酷。

  船尾白浪涌动,水质肉眼可见地变得浑浊,水位又低了,船在主航道竟然又“压艄”了。也许,明天或者后天这块水域又不能行,消失的水面到何处才是个头?詹柏山忧心忡忡。

  忧心忡忡的还有多宝乡的李春如。77岁的李春如,曾是个乡村医生,1982年弃医回村务农,开始了长达40年的义务护鸟及救治病伤候鸟工作。这些年,经他手救治过的病伤候鸟有2万多只,被誉为“民间候鸟保护第一人”。这些年,自第一批冬候鸟来湖到最后一批冬候鸟离湖,他坚持写候鸟巡护日志,不长,每篇约一页纸,四五百字的观测记录,附一首原创诗词,至今已写1700多篇。

  “泥一程,水一程,护鸟年华滩涂行,天鹅浅水吟。花凋零,草凋零,鹤宿沙丘月照明,归鸿诉衷情。”这首《长相思》,是40年来李春如第一回在夏季写的词。他说,自己过往从不在夏季写诗词,因为夏候鸟比冬候鸟命“贱”些,像农村的狗娃子般好养活,没啥可记录的。破天荒动笔,实在是因为心里难受,不写不安生。

  这是李春如活了70多年,从未见过的干旱。夏候鸟大多以鱼、虾、螺蛳等水生生物为食,且要吃活的;对水质的要求也苛刻,平常沾到泥巴的水、不流动的死水它们碰都不碰;每天,候鸟都要梳洗羽毛,不梳洗,羽毛会结块,张不开、飞不起来不说,还极易染上毛囊虫病,烂肚皮。这段时间,天磨鄱阳湖,水位一退再退,夏候鸟觅食艰难,许多雏鸟因体力不支倒在了觅食的路上。有天晚上,李春如照例去巡护,草沿边走一路,竟拾到60多只雏鸟的尸体。这些尸体,瘦骨嶙峋,掂在手上只二三两重,像一根藤草似的轻飘,它们都是饿死的啊。李春如心如刀割,他抿了抿自己干涸的嘴唇,为即将到来的冬候鸟深深担忧起来。都昌是陡水,水一退,鱼非死即跑长江去了,一天要吃好几斤鱼的东方白鹳怎么办;滩涂裂开的缝一层接一层,有的宽得能伸进拳头,有些地方看上去仿佛是沙漠。蓼子花、黑米草、藤莎草,这些要潮湿地才生长的草,到如今一根也没长出来,它们可都是白鹤、天鹅、大雁等爱吃的草啊。少食物、失洗羽之水,爱吃又爱美的冬候鸟还能在鄱阳湖好好呆下去吗?

  李春如告诉我,前两天他把抖音卸载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生气。这段时间,都昌的千眼桥、星子的落星墩、鄱阳湖的大草原……似乎都成了网红,他看着糟心,奈何不了其他,便只能把软件卸了。我理解老李的心情,世人喜欢新鲜,谁也不能免俗,却不知事出反常必有“妖”。往年要11月、12月才可能见的景象,今年7、8月就见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然变了脸,变了脸的自然是随时有可能翻脸不认人的。自然翻脸不认人,那就是灾难。大难临头,草原能避祸吗?唉,这哪是什么草原,它是缩小的湖面,是消失的湖水啊。

  长年生活在湖边的百姓,都是清醒的老李,他们对自己未来能不能喝上水揪着心。都昌县第二水厂,10台泵机组装完毕,正伸入湖中,开启三级提水模式。一位面色黝黑的老者戴着草帽、踩着高低不平的土疙瘩朝水泵群跑来。我们喊话让他慢点,他说他没事,就是担心过不了几天,天会干到没水喝,忍不住跑到水厂来看个究竟。

  站在我旁边的,是都昌县润泉城乡一体化项目部的刘主任。他宽慰老人,让老人放心,说只要鄱阳湖有流量(水流),不管花多大代价,水厂一定保供。此时此刻,代价,不是一个虚幻的名词,而是一个企业为社会、为百姓所能做到极致的实实在在的贡献。投入的取水设备,每天增加的电费、药费(水位低、水温高,导致水质变差),请民工清淤挖沟架设管道等等,供水利薄,而成本翻了一番不止。

  我注意到老人神色依然凝重,他内心还藏着隐忧。来都昌前,我的心也是惴惴难安的:有关部门预测9月至10月整个长江流域多半是久晴少雨的天气,万一老天爷就是狠心不下雨,鄱阳湖怕是要断流。到都昌县水利局了解情况后,我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是放下大半。这些年国家投入资金,兴修了那么多圩堤、水库、农饮工程等水利工程,全部都是储备在手、应对极端天气导致灾难的利器、神器。都昌有水库286座,水塘3243座,圩堤89座,水厂18个,尽管自6月23日以来都昌再没有有效降雨,但在此之前,县里就研判了旱情,并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提前让内湖、水库储备了水,以备不时之需。事实证明,堪称抗灾减灾定海神针的水利工程,不仅在抗洪时发挥了巨大作用,在抗旱时同样能发挥巨大的作用;一切未雨绸缪的水利工程设施都是人类面临自然灾害时最有效的应对手段。老人家,放心吧。

  离开时,老李一个劲地拉着我的手,诉说心愿。老李说,湖区人最了解鄱阳湖,这些年,湖生病了,今年病得尤其重,水利大工程要早开工、及早给鄱阳湖治病才是理呀。他让我无论如何尽全力帮争取个小项目,假如他能在门口疏浚出一口小池塘,就相当于为候鸟们造了一座食堂、澡堂,那是功德,有福报的功德啊。

  我愿老李的心愿早日实现。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大江网(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大江专题
  • - 【专题】老师 感恩有你——致敬第38...
  • - 【专题】网络中国节·2022年中秋节
  • - 【专题】喜迎二十大 奋进新征程
  • - 【专题】领航中国
  • - 【专题】戈尔巴乔夫去世
  • - 【专题】2020美国总统大选
  •